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传感器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两大电网全部介入风电开发产业格局将二次洗牌

发布日期:2022-03-21 10:04   来源:未知   阅读:

  然而,这些项目将面临两方面的风险,一个是根据去年9月国家能源局下发的《风电开发建设管理暂行办法》,项目核准后2年内不开工建设,项目原核准机构将可按照规定收回项目;另一个是随着用海位置的调整成本将有所改变,此前的招标电价需重新定价。

  此后,鉴于首轮海上风电特许权招标的搁浅,国家能源局始终未开始第二轮招标。就本报记者了解,国家能源局近来批准了三个海上风电示范项目,但都属于常规审批渠道,一个位于海南临高县,为大唐集团新能源6兆瓦海上试验风机项目,其他两个均位于广东,一个位于湛江,另一个即南方海上风电负责开发投资的珠海桂山项目。“特许权招标是为了确定海上风电的价格,为能源局制定海上风电的上网电价做参考,常规审批的示范项目则更具实操层面。”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对本报表示。

  据粤电力A上述公告,该桂山项目经过投资经济分析,预计该项目投资回收期约11年,内部收益率约8%。“收益是一方面,现在各风电开发商对于海上风电的态度基本一致,就是先跑马圈地,将风力资源较好的地方划归辖下。”一位不愿具名的风电业内人士表示,“而成立专注于海上风电的具有全产业链的公司,更利于海上业务的整合。”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也对本报表示,“聚合全产业链,成立联合公司开发海上水电,可以从内部降低成本,形成更具竞争力的上网电价,特别是电网的介入,可以解决风电并网的难题。”

  此前,有消息称,与桂山项目一起,同为广东海上风电获批示范项目的湛江徐闻海上风电项目4.8万千瓦海上风电开发项目,由粤电集团获得开发权,项目则主要采用明阳风电的超紧凑型风力发电机组。而桂山项目,更是融合了粤电和明阳风电。据记者了解,目前该项目已完成风机选型及风机基础方案等初步仿真计算,但风机选型是否采用明阳风电的风机还未有公布。

  另一个相关的例子来自国电联合动力。有数据显示,国电联合动力成立后,60%-70%的风电整机主要销向了“国电系”的国电电力和龙源电力。而正是有此依靠,2011年国电联合动力的新增装机位列全国前三,占到新增市场份额的16.1%,仅次于华锐风电的16.7%和金风的20.4%。“目前,风电行业正处于深度调整阶段,由于各个风机企业的订单情况都不很乐观,集合了产业链条的新公司的优势在于拥有项目话语权,而有项目就会促进相关风机的流通,起到去库存化的作用。”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如果存在公司系统内部消化的情况,虽然可以降低采购成本,但是对于整个放点产业则相对不利,特别是加入电网的联合体,现有的风电行业格局可能再次洗牌。”

  上述人士同时表示,“目前来看,国网和南网都成立了新公司发力风电和太阳能等新能源行业,特别是开始涉入和主导新能源发电项目,这与当年电力体制改革施行的发电企业和电网企业的‘厂网分离’的主旨背道而驰”。

  唯一的不同是,电网分离的是火电发电资产,而现在新瞄准的是新能源发电。(于华鹏)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京ICP证05068455 公安备案:1101053583河北国际商标注册哪个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