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公告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发展状况与特点

发布日期:2022-05-07 14:14   来源:未知   阅读:

  摘要:“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指数”(2012年起发布)是国际上“波罗的海(综合运费)指数”(1999年起发布)、“新华——波罗的海(国际航运中心发展)指数”(2014年起发布)之外,又一权威排名。本文基于《2019年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研究报告,系统介绍了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客观评价体系,包括航运中心、海事金融与法律、海洋科技、港口与物流、城市吸引力和竞争力等五大类25个指标;主观评价主要基于全球200多个行业专家问卷调查,主客观结合对全球50个知名海洋城市进行评价和排名。其中新加坡、汉堡、鹿特丹、香港、伦敦等城市居于前列。并重点分析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五大类指标,以及我国入围的海洋中心城市排名情况。以期为我国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提供标杆借鉴。

  日前,挪威海事展、奥斯陆海运公司和梅农经济学研究所等几家机构联合发布《2019年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报告,对世界范围内50个知名海洋城市进行排名。全球海洋中心(leading maritime capitals of the world)这一概念源自2012年的“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研究报告[1],迄今为止共发布四轮,国际影响力日益扩大。同时,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也成为引导我国重点城市参与国际海事竞争合作的新方向。目前,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建设任务已纳入我国海洋经济“十三五”规划,并提出推进深圳、上海等城市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2]。除此之外,国内还有天津、大连、宁波-舟山、青岛等城市也提出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愿望。

  “全球海洋中心城市”排名是基于对国际海洋城市一整套较为专业、综合的评价体系,在目前世界海事界具有首创性和唯一性。从时间轴以及主客观指标对比等多维度评价国际海洋城市方位。

  全球海洋中心的评价体系分为客观因素和专家评价两方面。客观评价体系包括五大类25个指标,均为各种权威国际海事报告中可获得的统计数据。五大类分别是:航运中心、海事金融与法律、海洋科技、港口与物流、城市吸引力和竞争力。具体来看,航运中心指标(4个)包括城市管理的船队规模、拥有的船队规模、拥有的船队价值、航运公司数量。海事金融与法律指标(8个)包括城市中的法律费用、海事法律专家数量、保险费收入、海洋产业贷款规模、航运投资规模、海洋上市公司数量、海洋产业上市公司市值、股票市场交易量。海洋科技指标(5个)包括船厂修造船产量、船级社数量、在建船舶的市场价值、技术专利数、海洋教育机构。港口与物流指标(4个)包括港口装箱吞吐量、港口总货物量、港口装卸能力、港口基础设施质量和等级。城市吸引力和竞争力指标(4个)包括营商便利度、政府透明度和廉洁程度、创业、海关手续负担。

  主观评价主要针对“你认为哪个城市排在航运中心前五名?”等22个问题面向全球200多个行业专家进行问卷调查。对于每大类的主观指标均是以全球被提名的企业高管(主要是船东和经理)的感知和评估的形式出现。这些专家包括海洋领域政府官员、大中型涉海企业高管、海洋领域科学家或技术人员等,其分布大约40%在欧洲,30%在亚洲,剩下的30%来自美洲、中东和非洲。

  2019年度报告主要对全球50个知名海洋中心城市进行评价。从评价结果来看,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前15名城市分别为新加坡、汉堡、鹿特丹、香港、伦敦、上海、奥斯陆、东京、迪拜、釜山、雅典、纽约、哥本哈根、休斯顿、安特卫普,如表1。其中,新加坡保持着世界领先的海洋中心城市地位。尽管传统航运业的经济状况呈现“新常态”,离岸服务市场疲软,但新加坡凭借其在各方面的优势,仍保持着世界航运中心的领先地位。新加坡在航运中心、港口和物流、城市吸引力和竞争力等板块均领先于其他城市,在海事金融和法律、海洋科技等两大板块方面,也进入了前10名。

  从时间轴上来看,新加坡、汉堡、伦敦和东京均保持了之前的排名,而其他城市的总分也有所提高。迪拜的排名上升了一位,目前在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中排名第9位,其次是釜山,其得分也出现了较高的增长。鹿特丹和香港在排名上也有上升,其中鹿特丹排名上升了3位,居于第3位;香港的排名上升至第4位。鹿特丹五大板块的得分均有提高,增长最快的是航运中心板块,拥有的船队规模增加了50%,管理的船队规模增加了近60%。鹿特丹在海事金融和法律方面的地位也有所提升,这主要源于其海洋产业贷款价值较2017年增加了50%。与鹿特丹不同,香港的进步是局部的,在五个板块中有三个板块上升,如航运中心、海事金融和法律、港口与物流板块。香港以其强大的基础设施和高效率的海关程序,促进和支持航运业务的便利程度提升。业内专家认为,香港是排名第二的最具吸引力的航运中心。自2017年以来,香港在本地股票交易所上市的已注册航运公司数量剧增,这表明香港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新股注册市场。从2017年至2019年期间各城市证券交易所的债券、IPO和后续发行的交易量来看,香港仅次于纽约,排在第2位。

  从客观和主观指标对比来看,大多数城市主客观指标排名相对一致。但奥斯陆和东京两座城市有所不同,奥斯陆在主观指标上排名第2,但在客观指标上仅排名第10位。这主要由于奥斯陆缺少重要的港口,使其在港口和物流板块上的客观指标排名居于第50位。对东京来说,情况正好相反,在客观方面排名第3,但主观方面仅排名第11。而且海事专家认为,东京在所有五大板块上的排名都低于客观指标。

  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评价重点聚焦航运中心、海事金融与法律、海洋科技、港口与物流、城市吸引力和竞争力等五大板块的主客观指标分析。并与2017年进行纵向比较,动态研析50个知名海洋城市的优势和劣势。

  对航运中心的评价采用了4个客观指标和200名知名海事专业人士的主观评价的同等权重组合。其结果:新加坡、雅典和汉堡占据了全球航运中心前三名的位置,而香港和上海紧随其后,这意味着前五大航运中心中有三个位于亚洲。而2017年航运中心位居前五名的均为欧洲沿海城市。

  新加坡仍然保持着世界航运中心的领导地位。新加坡拥有世界三大船队,吸引了许多外国船舶业主集聚,这反映了新加坡的全球吸引力。雅典的优势在于其庞大而强大的船主群体,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船队,并在雅典和世界各地共有700多名希腊船东。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雅典在主观指标上排名第三,而在客观指标上排名第一。此外,雅典被认为主要服务于当地的希腊航运公司,而不是国际航运实体,因此专家们投票选择了在国际航运中占据区域或全球主导地位的其他航运中心。几十年来,希腊船主一直在该行业中扮演着关键角色,而且他们仍有望在未来成为一个强大的参与者。这一观点可以通过梳理位于雅典的希腊船主订单量的发展(CGT)来论证,自2016年以来,雅典合同订单量每年增长一倍以上。

  汉堡拥有世界第四大船队,成为欧洲重要的航运中心。业内专家将汉堡列为世界五大航运中心之一。尽管如此,德国船队的价值在过去几年中一直在下降。汉堡的船主们把注意力集中在集装箱航运上,这一行业在过去几年里经历了低费率和大量破产。船东群体也不是很强大,原因是他们的大部分船队都是通过KG结构融资的,使得个别船东对船队几乎没有控制权。

  鹿特丹的航运中心排名有所上升,主要源于其在客观标准上的得分提高。其中,鹿特丹控制和管理的船队规模不断增加, 2019年鹿特丹业主控制的船队增加了50%,管理的船队规模增加了近60%。

  伦敦在全球海事金融和法律方面排名第一,紧随其后的是纽约、奥斯陆、香港和新加坡。伦敦在全球金融行业中有着特殊的地位,其法律相关和海上保险服务业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它是世界保险领先机构的所在地,比如劳合社(Lloyd’s)的保险业务,而且英国法律在航运纠纷中应用最为广泛。根据全球金融中心指数,纽约、香港、新加坡和伦敦被认为是全球四大主要金融城市。

  在海事金融方面,纽约排在首位,其次是奥斯陆。纽约是全球最大的海上证券交易所所在地,在海上业务融资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在过去几年里,私人股本在航运业的重要性有所上升,而传统航运银行的作用在减弱。自2017年以来,香港、东京和上海等城市在本地交易所上市公司数量呈增加态势,这表明它们对注册新公司(IPO)的吸引力。奥斯陆在海事金融领域的强势地位,主要得益于挪威在航运业和支撑航运业的世界领先金融服务业的发展。奥斯陆拥有全球两家领先的航运银行,并拥有以海事为重点的证券交易所以及领先的保险和经纪实体,在业内处于领先地位。

  在船舶融资方面,鹿特丹虽然落后于奥斯陆,但仍被认为是这方面的领先城市,从2017年起鹿特丹船舶行业贷款价值增加了50%。总部位于鹿特丹的荷兰国际集团(ING)和荷兰银行(ABNAMRO)提高了它们在船舶行业贷款和MLA(强制性牵头安排)投资组合中的地位。在最近的航运危机之后,亚洲(尤其是中国的银行)出现了船舶金融,到今天为止,全球十大银行中有三家是中国的银行(如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在评估总部位于世界各大城市银行顶级航运投资组合时,北京是表现最好的,其次是东京、巴黎、奥斯陆和鹿特丹。

  新加坡在海事金融方面得到了行业专家的认可,被列为第2名。在主观评价方面,行业专家认为有四个城市在海事金融方面表现突出——伦敦、新加坡、奥斯陆和纽约。其中,新加坡在客观上排名仅为第9名。

  根据客观标准和专家评估,奥斯陆被评为世界领先的海事技术城市,紧随其后的是伦敦、汉堡和釜山。与2017年相比,伦敦、汉堡、鹿特丹和雅典在海事技术排名均有所上升,而新加坡和上海的排名有所下降。

  挪威拥有海事技术集群,如DNV GL的总部位于奥斯陆。DNV GL是世界领先的海事研发公司之一,其收入的5%用于新技术开发,同时也是劳埃德船级社中世界上最大的船级社。奥斯陆地区还拥有世界领先的设备生产商,如康士伯海事公司以及Xeneta等规模较小的专业技术公司。

  伦敦因其久负盛名的海事教育机构和拥有1760年历史的最古老船级社——劳氏船级社而得分很高。釜山之所以在这一板块中排名靠前,主要是因为其造船厂交付的庞大船队规模(CGT)、在建的船舶市场价值,以及海事公司生产的专利数量上处于领先地位。釜山是韩国造船业集群的中心,造船厂专注于近海船舶和高附加值的“超大型船舶”,如集装箱船、超大型油轮和液化天然气油轮等。

  东京拥有ClassNK船级社,其船级社船队的规模和专利数量位居第二,使其跻身于这一板块的前五名。ClassNK是世界第二大船级社,大部分研发工作都在东京地区。在主观标准上,行业专家将东京列为第8大最重要的海事技术城市。

  新加坡在港口服务和物流方面表现优异,在客观标准和专家评估方面均位居第一。新加坡是世界上集装箱吞吐量和货运量第三大的港口。国际港务集团是全球领先的港口集团之一,总部设在新加坡,它在亚洲、欧洲和美洲的17个国家开展业务,在新加坡港务码头和安特卫普港务集团拥有旗舰业务。

  鹿特丹在主要港口城市中排名第二,紧随其后的是香港、上海和汉堡。就集装箱处理量而言,亚洲的广州和上海是世界上最大的港口,但鹿特丹的主要优势是其货物处理能力超过广州。鹿特丹拥有欧洲最大的港口,也是世界第三大港口运营商。专家们强调其与欧洲大陆建立了良好联系。鹿特丹在世界银行的港口基础设施质量指数排名第一。按照国际标准,鹿特丹的港口基础设施被认为是最高效的。该港口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提高自动化水平,鹿特丹Massvlakte II码头已实现完全自动化。该港口最近还宣布开发一个拥有自己的3D金属打印机的现场实验室。因此,鹿特丹在利用重要的新技术来补充其核心港口活动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香港在主要港口城市中总体排名第三,仅次于鹿特丹。香港的客观标准的排名比行业专家的评估更高,行业专家将它排在第5位。香港是一个重要的中转港,也是全球最大的港口运营商所在地,如和记港口控股有限公司。香港港口的效率和质量是公认的,港口基础设施质量指数排名仅次于鹿特丹和新加坡。

  上海和汉堡也在前五大港口城市之列。无论是行业专家评估还是客观指标评价,上海都稳居第四。与新加坡、香港等港口相比,上海港口主要的缺点是港口基础设施质量指数较低。汉堡是一个强大的航运中心,也是进入德国市场的最重要入口。其港口的效率和质量很高,但其跻身前5名的主要在于业内专家的主观看法。

  迪拜在港口服务和物流方面仍保持着重要性。这个城市是一个重要的物流枢纽,无论是航空还是海运工业。这座城市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成为中东地区的首选海上城市,综合排名第六。

  城市的吸引力和竞争力的评价主要指向未来,一个城市的吸引力越大,它未来的增长就越强劲,才能留住和吸引更多的公司入驻。城市是一种复杂的经济体,有一系列因素影响着企业的决策过程,决定是留在一个现有的地点,还是搬到一个新的地点。因此,业内专家的判断和客观指标主要考量城市营商、创业生态系统的健康、海事公司集群吸引力等指标。

  根据客观指标和专家评估,新加坡仍然是世界上最具吸引力和竞争力的海洋城市。在这一项的大多数指标中,新加坡都是领先的,除了三个客观指标,即哥本哈根的腐败感知指数、鹿特丹的全球创业指数和赫尔辛基的海关手续负担指数排在新加坡之前。

  伦敦和哥本哈根在城市吸引力和竞争力这一项与新加坡不相上下,都较2017年的排名有所提升。相比哥本哈根,伦敦的主观评价相对较高, 比如说对公司的总部、运营和研发部门重新选址的吸引力方面,伦敦拥有完整的海洋集群,并且扮演了一个海事活动的创新和创业中心的角色。而哥本哈根的主要优势在于客观指标上得分较高,包括营商的便利程度以及政府最透明、最廉洁。在主观评价方面,当行业专家被要求选择三个最具创新精神和创业精神的海事活动中心时,哥本哈根排在第四位,伦敦排在第八位。

  鹿特丹、汉堡和奥斯陆紧随其后。与2017年排名相比,鹿特丹在吸引力和竞争力等方面得分有了显著提高,主观和客观指标都有所改善,其中在全球创业指数中得分最高。在中东地区,迪拜是新兴的海洋之都,尽管其在吸引力和竞争力板块的整体分数有所降低,但由于在海关程序的负担指数拥有较高得分,业内专家将迪拜选择为全球四大最具吸引力的企业经营地。

  展望未来五年,海事专家预测新加坡仍将继续保持全球领导者的地位,而上海的重要性有望提高,成为第二大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在欧洲的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竞争仍然会很激烈,其中奥斯陆、伦敦、汉堡、雅典和鹿特丹将是有力竞争者。在中东、印度和非洲地区,迪拜是领先的航运中心,在全球排名第九。专家们预测,迪拜尽管会面临欧洲城市和香港的激烈竞争,但其重要性将继续提升。到2024年,它可能会跻身全球最重要的五大海洋中心城市之列。

  我国有8个城市入选该报告评价的50个海洋中心城市。从客观指标来看,我国海洋中心城市排名从高到低依次为上海(第6名)、香港(第7名)、广州(第17名)、大连(第24名)、青岛(第32名)、北京(第35名)、天津(第40名)、宁波(第41名)。

  上海在全球50个海洋中心城市中排名第六,在国内排名第一。其优势主要体现海洋上市公司市值、船舶修建产量、港口集装箱量、货运总量、港口装卸能力等方面,同时在拥有船东船队货物价值和保险费等方面也排在前五名;香港的优势主要体现在港口装卸能力、股票交易所的总交易量、港口基础设施质量和等级、营商便利度、海关手续负担、海洋上市公司数量、船队规模等;广州的优势主要表现在海洋产业贷款规模、航运投资规模、船级社数量和技术专利数量;大连的海洋上市公司数量、青岛的法律专家数量、宁波的港口货运总量、天津在政府透明度和廉洁程度、创业、海关手续负担等方面也形成了一定优势。但总体来说与领先的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对比,我国大部分海洋中心城市还有很大发展潜力。

  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评价及排名,为我国海洋中心城市建设提供了标杆借鉴。在具体指标分析中还可发现其不足,为下一步建设全球海洋中心提供了有益启示。

  推动海洋经济特色与城市体系实力协同互济。分析全球50个海洋中心城市的发展轨迹和指标特点可以得出如下规律:第一,有20个城市(占40%)属于综合型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即在5大类25项指标维度大都具备世界级能力(超过20个维度),如表3;第二,多数城市(有30个城市,占60%)在全球海洋领域的影响力是特色化的,表现为在部分专项领域具备世界级能力,称之为专业型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第三,位于全球排名前列(前10位)的城市多数是综合型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如表3。中国城市中,上海、香港属于顶级的综合型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分别有23个和21个维度上具备世界级能力,并分别在14个和15个维度上进入世界前15位,形成顶级影响力。广州和大连属于综合型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但仅在少数维度形成顶级影响力,如表4。青岛、北京、天津和宁波-舟山目前还属于专业型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为此,协同互济成为引领全球海洋中心城市的重要发展模式,以海洋特色引领城市发展,以城市综合力提升支撑海洋经济发展。

  加大全球海洋要素吸引,提升海洋资源配置能力。从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客观指标评价体系可看出,海洋要素的集聚起到关键作用,如拥有船队规模、管理船队规模、海事法律专家数量、海洋上市公司数量等等。而目前我国海洋中心城市建设在国际海洋要素集聚方面还有较大差距。在未来发展中,可着重三大方面的吸引:一是加大吸引海洋公司和机构集聚,如船级社、航运公司、船队等海洋发展主体。培育本土海洋产业跨国公司,在全球海洋资源配置中发挥关键作用。二是以海洋技术和海洋人才为导向,提升海洋发展质量和效益。海洋技术已成为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发展的重要板块,并将起到引领作用。三是加大吸引海洋金融法律专家,大力发展海洋高端服务业。海洋经济具有高投入、高风险、高技术等特征,其发展势必需要海洋金融服务业的支撑。

  进一步提升海洋中心城市实力和影响力。在全球海洋中心城市评价体系中,将城市吸引力与竞争力作为重要维度,城市的营商环境、创业创新氛围以及海关便利程度等都将影响海洋要素的集聚,也将成为海洋中心城市的软支撑。为此,我国海洋中心城市建设要注重两大能力提升:一是举办具有国际影响力海洋会展、节、庆等活动。从国际看,新加坡、汉堡、奥斯陆等城市的海事展都举办了多年,具有广泛影响力和产业促进作用[3]。建议我国海洋中心城市举办专业化、特色的国际海事展和国际海事论坛,以及打造丰富多彩的海洋节庆活动,提高海洋知名度。二是积极参与全球海洋治理。海洋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合作和治理的重要方面。我国海洋中心城市要抓住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重大机遇,搭建海洋合作平台,深化与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交流合作,并注重海洋科技创新和海洋标准的制定,增强海洋经济纵深,提升海洋治理话语权。

  [2]张春宇:《如何打造“全球海洋中心城市”》,《中国远洋海运》2017年第7期,第52-53页。

  [3]胡春燕:《对标全球海洋中心城市加快国际海洋名城建设》,《青岛日报》,2018年11月2日。